凌安的幸福包生兒子多少費用

信息中心 | 2020-11-04 00:45

  凌安的幸福

  這是安徽廬江縣東南山區一隅。坐落在寨基山下的凌安村,白墻黛瓦,小橋流水,碧樹四合。那略帶山野氣息的氛圍,如一幅色澤明麗的山水長卷,景意幽深,氣韻悠遠。

  田里沉甸甸的稻穗,鋪著金色的漣漪。一樹橙紅的柿子像挑在枝丫上的燈籠,照著傍晚在廣場跳舞或是鍛煉的人。村后山脊上搖曳著幾抹紅顏,似是杜鵑的花束。

  凌安,是杜鵑花的故鄉,每到四五月間,綻放在山梁、坡地以及房前屋后的一叢叢杜鵑花,姹紫嫣紅,可謂季節里最美、最具風情的景致。眼下時令已過,杜鵑的落紅隨時間流逝化作根下護花的春泥。那搖曳的紅顏要么是仲秋的紅葉在莖脈里調色,要么是身著紅衣的村姑在山中采菊。

  凌安村種有大片的紫菊,因地制宜發展生態農業,開辟茶園,種植中草藥。紫菊的產銷供一體化,成為村民創收、增收的重要手段。

  同時,紫菊盛開也極具觀賞性,成為凌安一景。大片的紫菊爭奇斗艷,賽過滿山杜鵑花開時的風景。顏色撩人,香氣也撩人的紫菊,不僅讓人眼饞,還讓人嘴饞。這就更讓人羨慕凌安人了,“早飲露水,晚食菊花”可以像讀詩句一樣簡單。

  淡淡的青霧從寨基山漫下來,輕柔飄逸,像回歸故鄉曼妙女子頸項上吹散的薄紗,溫婉,空靈,靜謐,將綠韻擁覆的凌安隱籠在祥和的氣氛里。

  這是浸染著凌安歷史煙雨和現代時尚的青霧,能聞得出它的前世芬芳,也能聽得見它氤氳、嬗變的氣息。一座鄉村,難得在傳承歷史的同時,與時俱進,華麗轉身。

  走進一個叫上沖的地方,身心立即被一種淡雅、素凈的清新色調所浸染。一棟棟新房梯田般次第而落,與環境和諧統一。

  無論是花草綴滿的曲徑、石磨鑲嵌的圍墻、翠竹扶疏的水岸,還是造型別致的亭閣、寓意深刻的石塑、書畫裝飾的竹廊,抑或那些年代久遠的老井、風車、碓窩,鋪陳的是一種自然本真,突出的是一種地域特色,展示的是一種新農村氣象。從形式到內容,這一草一木都彰顯著歷史底蘊和時代意蘊,彰顯出凌安濃郁的地域風情。

  并不是所有的殘垣斷壁都要清除。一座村莊的歷史,保留在一堵墻上,比寫在紙頁上更直觀,更容易記住鄉愁。那座老屋倒了,只剩下一道門樓。主人不但沒有拆除它,反而加固保護,在門樓上掛了塊木牌,寫上“老屋春秋”。

  這就讓一座老屋永遠矗立,讓一座村莊永遠矗立。看到這樣一道門樓,就不難理解鄉村文化的真正內涵了。

  門前那棵桂花,樹齡有一百多年了,或許只有它能完整地記得這座老屋的前世今生。而與它一起護佑在老屋殘垣斷壁前的,還有一棵被月季和金銀花緊緊纏繞的銀杏樹。這一棵連體樹,帶給人很多感悟:生命需要相守,日子需要相互幫襯,幸福需要團結起來創造。

  在老墻和新屋相連的地方,有一扇用竹竿編織的門,形式簡易,含義卻不簡單。

  門的這邊是舊時光,門的那邊是新歲月。走過這扇門,就是從過去走向當下,走向未來。“幸福門”三個字掛在門頭上,更掛在凌安人的心上。

【編輯:朱延靜】